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動漫日輕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敢動朕的皇後,殺無赦! NO.130 變故迭起  
   
NO.130 變故迭起

孩一把抱過水壺,扒開木塞,咕嚕咕嚕就喝了起來.大概灌了十來口後,那孩將水壺還給青衣男子,撅著嘴巴:"老師,你沒告訴我這個這麼燙!"

"唔,我忘了."那位青衣男子,明明氣質高雅,如山間之青松,偏偏這話的時候撓了撓腦袋,笑的時候還露出幾個白牙.

嗚,太帥了!傲雪瞬間看得有些出神,這個男人,怎麼可以這麼帥,還這麼萌!就好像,就好像很多年前在《火影》里看到的卡卡西!

"喂,臭豆腐是我的,他搶了我的東西!"傲雪伸手,卻是朝那位青衣男子的方向.既然,那孩喊他老師,怎麼也算是半個監護人吧!監護人有責任有義務教育孩子!

青衣男子側頭,朝傲雪看過一眼,瞬間收起剛才那個萌萌的樣子,低頭問那孩:"澈兒,這臭豆腐你還要不要?"

"要!"那孩子完全不假思索.這臭豆腐被老師形容得那麼好吃,他都還沒細細品嘗呢,怎麼可能不要?!

得到孩子肯定回答,青衣男抬頭,朝傲雪抱歉一笑:"實在對不住了,我這學生沒打算不要,所以不能給你.如果你實在想吃,那就自己搶回去吧!"他頓了下,"當然,如果你不介意被他咬過的話."

傲雪頓時就無語了,這世上,居然有這種老師?!明明知道學生搶了別人的東西,不但不阻止,而且完全一副縱容態度,甚至叫被搶者搶回去!

更重要的是,這麼無恥的話,他怎麼可能得這般流暢?!

"你這人怎麼當老師的?!不知道為人師表者要答疑解惑弘揚人間正氣麼?"傲雪大聲問,"若世上所有老師都如你這般教學生,這個世界就只有山賊了!"

"姑娘多慮了.這世上不是所有老師都如我這般,我教的學生也只有這麼一個,必定是世上獨一無二."青衣男子如高等知識分子般溫文爾雅,超級有禮的朝傲雪點頭微笑.

傲雪白了他二人一眼,心里暗罵:不可理喻!然後伸手:"臭豆腐我不要了,給我四十文錢!"

不等青衣男子開口,只聽那孩子已經大叫起來:"老師,別聽她胡,我明明看見她只給了四文錢的!"

"你懂什麼?"傲雪一臉嫌棄,"四文錢那是單獨買臭豆腐的錢,另外三十六文,是賠償我的精神損失費!你剛才撞過來,嚇到我了!還有你!"傲雪指著青衣男子,"你的那通歪理駁論,嚴重影響到我的世界觀和人生觀,害得我需要重塑世界觀人生觀!你該不該賠啊?"

世界觀?人生觀?精神損失費?

這幾個詞語,別青衣男子了,恐怕這個年代,除了穿越者,再無人能懂這麼艱澀的詞語了!

只見那青衣男子愣了愣,並不回答傲雪的話,反而拉起孩子:"這位姑娘,等你學會將意思表述清楚後,再來找我吧!或者……"他笑了一下,"就當送給我這學生了,反正,也不是世上所有人都有福氣給他送東西的."著,那人轉身就要離開.

"喂!"傲雪大吼,"你這個當老師的,到底是教人學好,還是誤人子弟?若不會教孩子,就滾得遠遠的!別在這里丟人現眼!"

啊啊啊啊!無法接受無法接受啊!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老師,不教五講四美也就算了,怎麼盡教了些歪理邪啊!

那青衣男子再次轉過身來,雙目微微含笑,很快從傲雪臉上劃過,就在重新轉頭的那一瞬,他忽然看見站在不遠處的李天佑,目光微微頓了一下,笑意複雜.

至于李天佑,自從那青衣男子出現的那一刻,他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那兩人身上,至始至終都是微笑的,笑意如那青衣男子一般,神秘莫測.

傲雪很快看出李天佑的異常,她走了過去:"你認識他們?"

李天佑搖了搖頭:"沒見過."

沒見過?!傲雪各種不信,癟癟嘴:"沒見過還看這麼久?!"她一手穿過李天佑胳膊,拖著他便往城門的方向走去.

"天佑,等我們回京後,我要開個皇家幼兒園!"許是剛才受刺激太大,傲雪只怕這世上如剛才那種不負責任的老師太多,瞬間感覺西涼的未來就在自己身上!

"恩."李天佑很明顯的心不在焉,又往前行了幾步後,重新回頭,看了看剛才那兩人.

那一高一矮,依然是做老師的牽著做學生的,老師低著頭,似乎在什麼,學生卻是一邊點頭,一邊吃著手上臭豆腐.

"天佑!"傲雪喊了一聲.好像,在她的印象中,她還是第一次看他露出不確定的神色.那兩個人,究竟是誰?

李天佑笑了笑,搖頭,很快轉過身,與傲雪一起走出城門.

或許,真是他想多了!

這個時間段,那兩個人怎麼可能出現在西涼?!

一連十多天過去了,傲雪夜夜聽得太子吹笛子的聲音,她夜夜都會問其他人,是否有聽見.

答案如她所想,除了她,所有人都聽不見.

作為唯一一個能聽見敵方通信的人,傲雪決定盡職盡責扮演解密碼的角色.

她也很快發現,每天夜里,其實也不是太子一個人獨奏,每每一段曲子結束,往往會伴隨一兩聲叫鳥或者蟲鳴,亦或者蛙叫.

本來,夏夜嘛,聽見這些鳥蟲的叫聲不足為奇,然而,每次都一段起,一段落的,巧合的時候多了,她便更加確信太子的人馬已在附近.

只不過,這世上所有密碼都是一套一套,她不過只聽了這麼十多天,並不曾真正把密碼翻譯出來.

然而,對于傲雪解密碼的事,李天佑似乎並未放在心上,加上每次太子都是晚上吹笛,正是他色`心`大`發的時候,哪有心事叫傲雪聽笛,每次都是直接將某人按在床上,伴著鳥叫蟲鳴的聲音,

嘿咻,再嘿咻!

傲雪這個沒節操的,每次李天佑XX攻勢來了,神馬神秘笛聲,神馬解密碼,統統見鬼去吧!

一個又一個城邦走過,一夜又一夜笛聲聽過,然,奇怪的是,太子爺明明每天和外界各種交流,卻很多日過去了,從來不曾遇到過一起劫人事件.

若不是每天還能聽到笛聲,傲雪幾乎都會以為,京城那個皇帝要放棄這位太子了!

又幾日後,就在李天佑一行慢悠悠走到西涼與京城中間的某個城邦時,一紙聖旨終于到了!

"奉天承運,皇帝詔曰,聽聞佑王死而複生,擊退軒國大軍,朕倍感欣慰,特封佑王為佑親王,賜黃馬褂,黃金萬兩,良田萬畝.即刻啟程,快馬回京,朕設宴為佑王及三軍將士洗塵接風."

雖民間傳得沸沸揚揚李天佑要反了,朝堂上一眾大臣亦是驚弓之鳥,天天商議著怎麼辦.

可這日,當宮里大太監將聖旨送到後,李天佑卻是按照正常禮儀,一絲不苟的下跪,行禮,接旨.

這位太監各種不解,在傳達完旨意後,又善意的提醒李天佑外面傳甚多.

李天佑笑了笑,一貫不以為意的神,只淡淡了句:"清者自清."

那太監因得忙著回去複命,並不與李天佑多,很快提出告辭.與從前一樣,李天佑依然是大手筆的打賞.

整個過程,雙方都極有默契的對太子只字未提.

待得太監走了,傲雪方從里面出來,隨手拿起放在桌上的聖旨,仔細研讀了一會:"哇塞,這明明就是詔安嘛!我們要不要快馬回京啊?"

問這話時,傲雪明明心里是有答案的,那就是NO!

豈料,李天佑卻是笑著:"既然皇上都下旨了,本王作為臣子,怎麼能違命不遵呢?來人,傳令下去,三軍將士,凡五品以上,同本王一同回京領賞!明日啟程!"

"是!"回答的聲音甚至雄壯,很有軍人氣魄.

傲雪萬分不解,這個李天佑,究竟是怎麼想的?明明在散播流他如何委屈,如何應該接皇位,甚至已經以要為妻兒報仇為由頭,要直逼皇宮了,怎麼一轉眼,他又一副要被詔安的樣子?!

李天佑卻是笑著:"我們明日啟程,你和我一起回去."

"我當然和你一起回去了!要造`反還是要被詔安,我都隨便你啦!"難不成他以為他回去了,她還會慢悠悠游山玩水麼?唉,算了,就算他真的被詔安,就算她做不了皇後,那好歹也是個王妃!

只不過只不過,如果真要被詔安,李天佑之前又是炸死,又是軟`禁太子的,究竟是圖個啥?!

聽得傲雪回答,李天佑笑得甚是開心,轉頭對季舒玄吩咐:"舒玄,你也收拾收拾,明天帶太子一起走."

"是."

這天夜里,全軍上下,一半人在揣測李天佑的真實想法,另一半人卻是懶得多想,既然不造`反了,不如好好睡上一覺.娘的,這行軍真苦啊!

半夜.

"啾啾""呱呱""嘰嘰………

一陣陣細的蟲鳴從各處軍營傳出,一個個黑影自四方而起.

軍營中,守衛巡邏的人數與往常一樣,只是,從他們工作的狀態來看,卻是顯然的不如以往,好些人都顯得有些心不在焉.

今天晚上劫營,果真無比正確.

幾個掠身,十來個低竄,那一眾黑衣人飛快到了軍營中央,零散的站在某個帳篷旁邊,巧妙的能彼此看見,卻又最大限度的不讓守衛發現.

為首的正是戚昊厲,武林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風云堡堡主.

一年來,他與劍神謝家三少爺一戰成名,一手風云刀使得出神入化,據比他父親老風云堡堡主還要厲害三分.

此刻,他一身黑衣,已然站在那一眾營救者最前面,離主帳最近的位置.

整個參加這次營救的一共30多個武林幫派,不光有所謂名門正派,還有些許使毒或者使暗器的,所謂登不得大雅之堂的門派,相同的是,無論是哪家,皆派的是幫派里武功最好的.

望著眼前這一排大一樣,顏色一樣的帳篷,所有人都有些踟躕了,那位太子爺,究竟住的是哪個帳篷啊?

他現在是被軟`禁,自不可能住最中間的帳篷,但是,以他高貴的身份,對方也一定將他看的很重,自然也不可能安排得太邊上.

戚昊厲微微側頭,朝不遠處某黑衣人遞過一個眼色,那人立即"唧,唧唧唧唧"叫了五聲.

這是他們與太子聯系的特殊用語,各種不同的聲音,不同的節奏,代表這不同的含義.

往常,當他們發出這些聲音後,太子總會很快吹出相應的笛聲,對應不同的命令.

然而,今夜——

萬籟俱靜.

沒有笛聲,除了剛才那人發出的"唧唧"聲,夜色下巡邏的士兵低不可聞的腳步聲,再無其他聲響.

一絲不祥的預感悄悄爬到每個人的心頭,這個晚上,早在入夜的時候,就已經與太子取得過一次聯系,將今夜行動溝通過一次.

既定下時間,太子沒理由這個時候睡著了啊!

想到一點不妥,眾人很快想到第二點不妥處:這夜,從他們行動還是到現在,貌似,也太順利了點.

對方好歹也是戰神佑王在指揮,就算他們所有人都是武林好手,也不至于半分沒發現不,對方甚至連半點不妥也沒發現啊!

這種感覺,就好像一不心掉到一個局里,讓人渾身都有些不自在.

戚昊厲目光從各人臉上掃過,不難發現眾人已有了懷疑畏縮之意.對方是戰神,西涼赫赫有名的戰神!

他微微皺眉,這種時候,怎麼能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,他一個眼色遞過,方才那人再次發出"唧,唧唧唧唧"的聲音.

這次,沒有如上次般叫人失望,幾乎就在"唧唧"聲落下的同時,一個笛聲就從主帳旁邊的帳篷傳了出來.

聲音不大,明明是笛聲,卻吹得極為低沉,仿佛生怕吵醒周圍其他人.

眾人心頭一喜,明明已懸在半空的心,一個個落回心髒位置,便是在這種極喜的狀況下,一眾人等竟沒有發現那笛聲不光是太子手下的人聽見了,他們其他人,也都聽見了!

夜色中,戚昊厲右手高舉,忽的做了個手勢.

只見那一眾黑衣人,飛快一分為二,一半跟著他快速朝太子帳篷圍去,另外一半,站在現在的位置上,以備防禦待會兒從四面八方湧來的士兵.

黑暗中,遠遠的,還有另外一戳人,隱藏在存放糧草的地方,只等著最後一個命令.

十來個人,轉瞬到了太子帳篷外,戚昊厲飛快從帳篷門口掠過,手上動作極快,只一道殘影閃過,也不知用了什麼手法,那兩個侍衛就已經倒下.

雖他們是營救的人,但對方好歹是太子,不可能所有人一擁而入.戚昊厲原本就已到了帳篷門口,加上此次行動他又是首領,自然而然的撩開帳篷簾子,跨步,走了進去.

只見太子一襲白衣,背對著帳篷門坐在桌子旁,手里一只玉笛,無聲的在手上打著璿兒,瞧那姿勢,從背後看,竟是不出的輕松與閑逸.

就好像,今夜,他不是在等候被救,而是,在等候一個久違的朋友.

再里面一點的位置,床上被褥疊得整整齊齊,顯然這一整夜,太子沒在床上睡過.戚昊厲頓時覺得有些不爽,既然沒睡,為什麼不在他們第一次蟲鳴時發聲,害得他們差點以為掉入陷阱.

算了,這種皇家人,自持身份磨磨唧唧!算了,今夜他不過完成任務,任務完成後,也不會再和這些人打交道.

正想著,戚昊厲又覺得有些奇怪,瞧著眼前這人,戚昊厲莫名的,覺得有種熟悉的感覺.

這個背影,像極了……

容不得多想,戚昊厲已躬身抱拳:"風云堡戚昊厲見過太子!太子殿下請隨我離開!"

"哼~"一聲嗤笑響起.

戚昊厲心下一緊,右手下意識握住腰上風云刀,忙著抬頭,便看見太子緩緩站了起來,轉身.

"是你!"戚昊厲驚.這個人,分明就是那日在軒國邊境醉香樓遇見的那個醉酒的男子!這個人,醉酒後酡的臉頰比春花還要燦爛,脖子下精致的鎖骨比女人更美,這個人,曾讓他無比心動,甚至差點就……

對面那人卻是悠悠然的,完全俯視的態度,語氣中帶著不出的諷刺:"原來是風云堡堡主戚昊厲啊!我可等了你一夜了."

"你不是太子!"不是疑問,而是肯定,戚昊厲也終于知道,這一夜,對方是算定了他們回來,在這里等著呢!

戚昊厲眯了眯眼:"佑王?"

那人笑,依舊諷刺的意味.

戚昊厲一個激靈,忽然想起他是誰:"你是季舒玄?!"傳中佑王身邊最厲害的謀士季舒玄.

季舒玄再笑,輕飄飄:"還好,沒有笨到家."

話落,一聲長嘯拔地而起.

沒有任何窸窸窣窣,外面瞬間便是"哐哐當當"武器交錯的聲響.

顯然,所有士兵都是一級待命狀態,長嘯一起,所有人就已包`圍過來.

不用看,任誰也清楚30多人對30萬大軍是什麼概念,別一人踩一腳了,就算是一人吐一口口水,也足以把這30多人淹死.

只不知,李天佑這次,究竟打算動用多少人抓他們這些前來營救太子的人!

"好算計!"戚昊厲由衷的贊.

在不知道太子關在哪里的況下,今夜想救出太子已是不可能了,不過,他也並非萬分緊張,以他的武功,想從這千軍萬馬中逃出去,卻也並非難事.

他笑,一點被算計後應該悲傷難過的自覺都木有,毫不忌諱的仿佛審視貨品般上下打量著季舒玄,美人就是美人啊,這身白衣服,可真配他啊!

"我看上的人,果然不錯."也不知是贊季舒玄聰明,還是贊他美.反正,對戚昊厲而,趁著這個空擋,與其把精力放在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上,還不如調`戲下舒玄美人更加有意義.

在他的認知中,這種從來都以為自己是直男的男人,第一次被男人直看上,通常都會暴跳如雷,他很期待啊,不知道舒玄美人暴跳時又會怎麼個動人法呢!

不過,很可惜,季舒玄點兒滿足他的意思都木有,云淡風輕的,甚至還微微抱了下拳:"承蒙誇獎,戚堡主還是多想下自己怎麼逃出去吧!"

戚昊厲正想繼續調`戲,問他是否在關心自己時,就聽見季舒玄毫無感的大喝一聲:"來人!"

話音剛落,幾道黑影幾乎同時竄了進來,一句話不,無論是使劍還是用刀,紛紛朝戚昊厲招呼而去.顯然,這早已不是普通意義上的侍衛.

只見雪光一閃,如瀑布劃開長空,戚昊厲一刀揮出,生生將那幾人逼退三步.

只聽"嘩啦"一聲,原本厚實帳篷被刀氣已劃出一個大口子,帳篷應聲而落,整個打斗的舞台,瞬間從狹的帳篷,換做整個軍營.

趁著圍攻他的那幾人下一個招式未至,戚昊厲快速環顧了周圍動向,還好,整個軍營並非傾巢而出,也就是軍營中間的這十來個帳篷的侍衛過來了.

而與自己帶來的那30來個武林人士打斗的,也基本是穿黑衣的人.這些人,估摸著是李天佑的暗衛.

只見整個場中,銀光飛舞,血色迸射.

戚昊厲不由歎服,李天佑的暗衛果然厲害,一招一式皆是殺招,那凶狠勁,直逼武林中最凶狠的殺手!

旁邊王帳前,默不出聲的站著三個人,一個身穿紫衣的,黑暗中一雙紫眸隱約可見.

紫眸佑王,紫眸佑王!原來,他便是傳中的戰神李天佑了!位壺嚕扒.

右側是一個女子,一襲湖藍色的長裙,一張臉明豔動人,眉毛並非時下女子最愛的柳葉眉,而是微微有些斜飛,帶著絲絲英氣,毫無疑問的,便是那個與佑王齊名的巾幗沈傲雪了!

她與李天佑站得極近,李天佑的手環在她的腰上,無比親密.

而李天佑的左側,大概半步的距離,站在一個白衣男子,與李天佑和沈傲雪不同的是,他的臉色很不好啊!沉默著看著外面這場混戰.

看來,這位便是太子爺了!他的後面還跟著兩個一眼就看的出武功很高的中年男人,這兩人,太陽穴位置皆是微微隆起,內家高手.也是,這種重量級的囚犯,自然要高手高手高高手看守才配的上了!

一瞬,戚昊厲猶豫了一下,要不要賭一把去救太子,這時,一道勁風襲來.

站在太子身後的一人已拔地而起,掌刀對著戚昊厲劈下.那氣勢,如滾滾驚雷.

戚昊厲心驚,不敢硬接,快速往旁邊閃去,那掌風已然落下,只聽"轟"的一聲,竟有如山崩地裂,在場所有人,皆感到地面晃了晃.

所有人皆停下手上動作,再往剛才一掌劈下的地方看去,原本堅硬的地上,竟生生被劈開一條地縫,多深不知道,卻是延綿了30多米!

這樣的掌法,若是劈到人身上,怕是早成肉泥!

這個人,怕是失蹤十多年的武林頂尖高手霹靂手陳堃!

興許先前還有人抱著一線希望,也許戚昊厲武功高強,仗著一套風云刀能救出太子,到此刻,所有人心里都已是一片死灰,今日,能活著走出這里幾成幻滅.

一個李天佑,一個季舒玄,一個沈傲雪,外加沈家高手佑王暗衛,若公平對決,他們勝算也不會太大,故才想出今夜偷襲,卻怎麼也不料,居然還有陳堃這樣的絕頂高手坐鎮.

另外一個,還不知道是誰呢!瞧那絲毫不將陳堃那一掌看在眼里的模樣,怕是比陳堃還要厲害幾分!

"哼."又是一聲冷哼,戚昊厲微微側頭,便看見季舒玄鄙視的看著自己,一張漂亮的嘴吐出八字評語:"烏合之眾!不堪重任!"

戚昊厲咬牙,出道以來,他還沒受到過這樣的折辱,而且,是被自己看上的美人折辱!

氣歸氣,敵強我弱之下,戚昊厲也不會拿命去拼,微微握拳,一刀朝李天佑暗衛們橫掃而過,竟是用了十層功力.

"撤!"戚昊厲高喊.

那余下的武林人士亦不多想,跟著戚昊厲連施輕功,朝著遠處奔去.

只見眾暗衛正要縱身起追,季舒玄忽然開口:"不用追了."

空中,戚昊厲聽得季舒玄聲音後暗爽,嘴角微微翹起:他家美人果然和他心有靈犀啊,上次是他吩咐人不用追,這次是季舒玄喊人不用追他,很好,很好!

"舒玄美人,我會來找你的!"戚昊厲聲音甚大,語氣里不盡的曖昧,夾雜著內力,推動得好遠.

季舒玄的臉頓時就黑了!先前在帳篷里,那人出那種混賬話,他還能假裝沒聽見,可如今,這麼大聲,別是李天佑等人了,怕是整個軍營都聽見了!以後他第一軍師的臉還往哪里擱?!
http://

上篇:NO.129 傲雪被搶     下篇:NO.131 不明飛行物
 

2009-2013 8Book.com
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.權無從考証。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, 版權疑問,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, 請向我們舉報, 我們將立即處理 [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]
Goto Top